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仗露】睡美人




吉良战后的片段,大概很OOC



岸边露伴从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东方仗助。
身上绑满绷带,引以为傲的发型散落成普通的半长发,病气地散落在失去血色的脸颊上。
睫毛跟着微弱的呼吸几乎以肉眼不能察觉的方式抖动,平日里意气风发的五官此刻也安静得就像是雕塑家手掌下完美的塑像一样。
情况很不乐观。医生说。
爆炸时候的冲击对内脏造成的损伤比他自己想象的严重的多,从倒下后送到医院的途中,承太郎和康一亿泰也是皱紧了眉头一言不发。
似乎是与自己无关。岸边露伴想着。
身体却也跟着早一步到了医院,忙完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答应了承太郎在一旁照看。
“真不象你啊。”露伴端详起眼前这张安静的脸。自言自语。
平常这个时候,面对这种冷嘲热讽,这家伙绝对会精神十足地反驳回来吧。
这次没有。
“我岸边露伴在这照顾你,你应该要感到荣幸才是。”
“换成常人,有我一个签名或者一句回答应该已经高兴疯了吧,也就只有现在你能这么得意忘形了。”
“等你好了以后,为了报答露伴大人我的恩情,可要天天来我家做家务才行。”
露伴嘴里吐着恶毒的话语,音调却柔软得和哄婴孩入睡一般。窗外也只有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窗沿的声响。
世界仿佛安静的就剩下病房里的两人。
仪器上嘀嘀的心跳声证实了眼前这人还存活着。
其他呢?
“总是这样躺着,你想躺多久啊,东方仗助。”
露伴拿起画笔,把床上那人毫无生气的样子草草描过,又想了想,这么死气沉沉的人丝毫不能作为素材使用,涂了两笔便放弃。
“你现在要是醒来,说不定还能吃上苹果呢。虽然很不愿意,本岸边露伴也会削的。嘛,我可不敢保证能有多好吃就是了。”
“等下,说到苹果,莫非你也像白雪公主那样吗,也太搞笑了吧,飞机头的白雪公主什么的。”
露伴有些开心地发出了嗤笑。想着如果像平时一样的话,这家伙绝对会冲上来揍自己的吧。
但是现在没有。
有点幸灾乐祸,也有点说不上来的失落
于是他又觉得没劲了。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后闭上了嘴。
“东方仗助。”
“东方仗助。”
“东方仗助。”
如同催眠一般地不停地重复着几个音节,露伴将手缓缓地握紧了仗助的左手。
好冰。
记得以前从杜王隧道被他背出来的时候,对方火热的体温透过后背,几乎要灼伤自己仅剩的尊严。
这个人一直是像太阳一样啊。
令人生气却又不断地被吸引。
仿佛想要把体温过渡给对方似的,露伴将双手握得更紧了。
“你这人太狡猾了。简直是个混账。”
窗外的雨不停地下着。
“说着什么替身使者之类的话,把我的生活搅得一团糟,现在就想溜了吗。”
露伴的语调一直保持着轻柔,却有了一丝颤抖。
“这么接近我然后当个捣乱的小鬼也玩够了吧,你不睁开眼睛看着我,我都没法用天堂之门教训你。”
“等你醒了我要在你脸上写上,给我岸边露伴进贡一辈子的零花钱,你给我记住了东方仗助。”
“你难道是想当睡美人吗,给我醒过来,东方仗助。”
“你再不醒,你的初吻就会被我岸边露伴夺走,”
说到这个时候,仗助的脸上已经滴上了从露伴眼睑落下的水滴。
“醒过来啊…混蛋。”

一直静止不动的双手突然轻柔地环绕过露伴的脖颈。
岸边露伴的初吻充满着惊讶不可思议还有自己的泪水。
“露伴,睡美人是要王子的吻才能醒过来的说。”
“你…”
“听到露伴这么大胆的告白,感觉再不醒就有苦头吃了…啊啊啊痛,别捏我脸!”


“你给我好好养病,冲着我照顾你的这份恩情,之后三个月请来我家当苦力。”
“露伴说什么都好。”
“开心个鬼啊!恶心死了!”
“露伴,说好的苹果呢。”
“我就该放点毒药药死你,没削皮,自己吃。”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喂我吧…?”
“但是我拒绝。”
其实是在一片飘渺没有边际的荒原中行走的时候,听到了你的声音。
一字一句念着我的名字。
然后天上电闪雷鸣,落下了倾盆大雨,突然眼前有一束光。光芒中有你的声音。
我想见你。

评论(5)
热度(59)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