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仗露】占有欲

还是没什么实际内容的片段…想写看看小恶魔老师…失败了的样子…依然ooc(











身为葡萄丘中学非常受欢迎的高中生之一,东方仗助平时上课路上,课间休息,下课,放学回家的路上少不了被一群可爱的女孩子们包围。其中还有一两个胆子大的,还会直接跳到他面前,羞涩地递上一份用可爱贴纸封上的粉色信封,让人不用看,手指单单碰到就能被里面满溢而出的爱心撞得生疼。

岸边露伴曾在取材回家路上“有幸地”目睹过这种俗套的画面。
那个自命不凡的飞机头接过情书的时候露出了些许羞涩和一丝困扰的神情。
哦,告白?
真是挺有趣的嘛。


“哟,仗助,真巧啊。”露伴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仗助转头看见站在三米开外的他后,那表情从淡定自若变为极度慌乱,匆忙地将信封塞进书包里,匆忙地和少女道别,向漫画家跑去。
“露伴!你刚要回去吗?”仗助眼里倒映着夕阳,喜悦仿佛波澜一般涌动。
即使是不喜与人打交道的漫画家,也能很清楚地知道这个神情的含义。

露伴在心里轻笑了声。
“来我家吧,请你喝茶。”
“喔喔,好。”



“今天还真是让我看见了挺有趣的画面嘛,东方仗助。”露伴半靠在工作台的桌子旁,望着沙发上坐立不安的仗助,气定神闲地开了口。
“啊…你是说那个女孩子吗?不是露伴你想的那样啦!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女孩子的说…今天突然冲到我面前塞给我这个,我也很困扰的说…”
仗助低着头玩着手指,仿佛是一只咬坏了玩具的大狗。
“哦?所以她的告白你是接受了?”
“…露伴你的脑子没问题吗?你哪里看出来我接受了?再说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喜欢的人哦…”
“说了那么多,你还不是好好地收下了那封信吗?”
露伴无情地打断了他的话语。
缓缓地走到东方仗助身旁若无其事地坐下,打开了对方的书包。
“喂…!”
“东方仗助同学,你好,我是一年x班的A子,曾经在放学路上看见你的身影,非常地高大帅气…”
露伴平静中略带一丝嘲讽的语调让仗助感到一丝害羞。
“啊啊啊露伴别念啦…呃!?”仗助上一秒还沉浸在害羞中无法自拔,
下一秒,露伴就迈开纤细修长的腿,跨坐在仗助身上。
现,现,现在是什么状况?!
纯情的童贞少年东方仗助,仍然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到露伴的气息扑鼻而来,自己的心脏仿佛要炸裂一般不要命地跳动。
“你那明亮的眼睛仿佛天上的星辰,”
露伴伸出手抚过仗助的眉眼,指腹冰凉的温度却让仗助脸部的温度升高得,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要烧起来。
“帅气的脸庞,深深地吸引着我,”露伴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仗助发红的脸颊。
“不知是否可以,给我一个和你交往的机会呢?我会当一个称职的女朋友的。”
A子小姐。露伴将手上的情书揉成纸团。
很可惜,你没机会了。
因为,你喜欢的这个人,早就。
情书被无情地抛到了垃圾桶里。
露伴轻柔地吻上东方仗助的唇。
不论是璨如星辰的双眼,还是这个人的嘴唇。
还是他的心,都已经是我岸边露伴的东西了哟。



“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的,即使如此,你还要接受那个女孩子的告白吗?”露伴凑在仗助耳旁轻声地说着威胁的话语。
“露伴你真是…个狡猾的大人…”
明明不用摆出这一副坏人一样的表情也行啊。
明明不用在看到的时候表现得那么不爽啊。
除了你以外,我怎么还有办法喜欢上其他人。
“我就…当你在吃醋了哦…?”
露伴真是有无可救药的占有欲啊。
不过最无可救药的,还是这么着迷于他的自己吧。仗助抱紧了怀里的人,迷迷糊糊地想着。

评论(1)
热度(56)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