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承花】 time(一)

最近好像写的东西跟病房总是挺有缘…第一次写承花,感觉不是很能把握这种感觉,写的不明所以。ooc的话请原谅我。
生存院设定。






扑通。

这是那个人沉入水中发出的声响。声音和周围的空气一样死气沉沉地,就这么凝固在半空中。

虽然水花溅湿了的裤管,但是,站在岸边的那个人却没有离开。

他沉默地看着湖面。

许久,死气沉沉的湖面渐渐地起了波澜,女神出现了。

——少年,你不小心丢失的是什么呢?

——…是我重要的友人。


——友人是吗,那请你诚实回答。

女神对着岸上的人微笑。

——你的友人,是不是五脏六腑全被打穿,支离破碎了呢?

——………是的。

——真是个诚实的好孩子!

女神开心地笑了。

——那么,我就还给你。

有个人影从水底浮现。


——他破破烂烂的尸体吧。




“呃!…呼…”靠在病房外的承太郎从梦魇中惊醒,抹了一把从额上流下的冷汗。
瞥了一眼急诊室的灯,还是亮着的。抬手看了看表上的时间,凌晨四点三十七分,距离花京院被抬入病房,已经过了八个多小时。
花京院现在的状况,简而言之就是九死一生。

被DIO一拳贯穿腹部,实话说能撑到医院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自己和老头子的伤相较之下,反而不是那么严重。
从接到医生通知要做好心理准备到现在,也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花京院身体情况反反覆覆,倒不如说是死亡才是意料之中。
“亏他能撑到这个时候,接下来交给我们吧。我们会尽力的。”
估计是因为连日的战斗和紧张所造成的疲惫,承太郎在椅子上闭上眼,竟然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闭上眼睛又会回想起那个可怕的噩梦,他晃了晃脑袋站了起来,动作牵连到伤口隐隐作痛。

呼。

他舒了口气。

疼痛既是他和DIO做过战斗的证据,又是旅行结束的证明。想到这里,承太郎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万一花京院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回国后,他的父母……

不,即使能幸运地抢救回来的话,也会在身体上留下不少毛病吧。

一阵莫名的空虚和愧疚慢慢地腐蚀着他的心,承太郎感觉心上也被开了个洞。

当时要是没能分开作战就好了,当时要是自己在他身边的话就好了,当时要是没让他跟来埃及,在他眼睛负伤后就让他回日本就好了。

当时要是没让他跟着一起来就好了。


急救室的灯熄了。

医生出来后只对冲上前的承太郎和乔瑟夫一行人说了一句话:命保住了,接下来要恢复意识只能靠他自己了。


之后几天,承太郎只能隔着玻璃看见病房里的花京院。


病怏怏的,气力尽失地躺在那里,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的接线。就像个破旧的机器人一样。闭着眼睛等着神奇的科学家让自己重新活动起来。

眉间微微地皱着,就好像被什么困住了一样。偶尔,承太郎还会看见他放出替身。

大概是无意间的防卫动作吧,法皇带着快要枯萎一般的深绿色,细细的枝条颤抖着在病床周围轻轻缠绕着花京院,就像是生怕他再受到伤害一样。

承太郎用白金之星伸出手,轻轻地碰了碰法皇。

它就像警惕着什么似的,在一瞬间缠住了白金之星的手,却早已没有了制敌的力道,感知到对方是同伴之后便放松了力道,轻轻地耷拉在了白金之星的手上。

这种情况持续得并不是很久,仅仅是一瞬间,法皇就消失不见了。这让承太郎有种错觉,躺在那里的花京院,下一秒也会消失。

充斥着心头的无力感又一次慢慢扩散。

从这个时候承太郎才意识到,或许自己可能直到DIO一战时,才真正认识到了花京院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平时的那个温和地笑着的他,拘谨略带温和的他,待人处事沉着冷静的他,就好像和自己,和同伴们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一样。这或许也是他的一部分吧。

但像现在这样,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这么地信任自己的这一面,也许就是自己所不曾见过的,属于花京院典明的灼热内心的一隅。


看到他被从钟楼上抬下来的那一刻,承太郎的心就仿佛要停摆了一样。

到底对花京院来说,朋友一词究竟代表了什么。

他肚子上血淋淋的伤口仿佛在对承太郎说:看,为了朋友,我觉得这么做是有价值的。

在承太郎看到伤口一瞬间,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像消失了一样。过了一会后,各种救护车消防车的警铃就直冲冲地刺激着耳膜。

——花京院!

自己到底有没有出声喊了对方的名字都已经记不太清楚。只能握紧拳头看着他被抬上救护车。


——承太郎。承太郎。

——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有个好名字。JO-TA-RO

——喔。

一行人在旅店投宿时,有时候承太郎会和花京院抽到一间房间。然后就会进行着这种没有什么意义的对话,承太郎单纯地觉得,跟花京院在一起时很放松,不需要拘谨或者回避什么话题,但是现在想起来,花京院似乎一次也没有主动地讲过关于自己的事情,反倒是少言寡语的自己,在花京院面前就能断断续续地说很多很多,关于空条家,关于母亲和父亲,关于学校关于自己。

也许花京院比自己想象中还了解自己,那么,自己知道他什么呢。

知道他是个大户人家的儿子,知道他会画画。

然后呢?

承太郎突然想。也许对花京院来说,自己是个值得托付的伙伴,但自己究竟有没有成为花京院的朋友的价值呢。

朋友。

对花京院来说。

对自己来说。

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评论(4)
热度(43)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