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承花】time(二)

依然没什么进展的第二章……有点短




花京院的意识由模糊逐渐清醒时,伴随着全身的疼痛仿佛要将他撕裂开一般。他几乎用尽力气才能顺畅的呼吸,接着他慢慢撑开眼皮,视野在一片模糊之下逐渐清晰。

还活着……吗。

在受到攻击的一瞬间,其实他已经有了死的觉悟。无论如何,该先庆幸自己活下来吗……

花京院的大脑一片空白,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

稍稍侧过眼往病床边看去。

是承太郎。

他双手环抱胸前,低着头,帽檐在他脸上留下了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应该已经是呆了很久了吧,看起来很累。健壮的躯体稍稍有些蜷曲着,随着呼吸前后微微地摇晃。

……睡着了吗。

花京院想要在不吵醒他的前提下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但是单单动了下手腕,病服轻轻擦过床单的声响就使得面前的人有了反应。

「你醒了吗!花京院!」

承太郎“嗵”的一声从椅子上坐起来。

啊啊,抱歉,我睡了多久?花京院虽然很想这么开口说,但是却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太久没有活动的声道突然之间的动作让他的呼吸一滞。

「咳、咳咳——」

「啊,抱歉,水。」承太郎把花京院扶起坐在床上,用手将枕头妥帖地垫在他的背部,动作轻柔又精准仿佛外科医师。同时他用白金之星在病床前倒了一杯水递到花京院手上,白金之星勤快的动作和认真的表情让花京院稍微觉得有点滑稽。

喉咙在摄取了足够的水分之后似乎好了一点,花京院按了按自己的脖子,轻咳了两声。

「咳、……抱歉,承太郎,给你添麻烦了……」

承太郎仿佛不是很高兴似的“啧”了一声,坐回椅子上。

「……没有。」




从和承太郎的对话中花京院才知道,自己被救下后在埃及医院的重症病房一直呆了半个月才稳定情况,回国转至普通病房,到恢复意识的今天已经又过去了一个星期。

乔瑟夫先生暂时留在空条家照顾荷莉,波鲁那雷夫则回到法国去了。

「是吗…阿布德尔和伊奇都…」听到这个消息的花京院其实并不是太意外,在面对那么强的敌人面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只是毕竟还是五十天以来一同经历过一切的伙伴。让他不由得觉得有些伤感。

「……不要太难过。」承太郎看着他的表情,按了按帽檐,半天只说了这五个字。

花京院也知道承太郎惜字如金,便不再开口。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腹部被绷带紧紧包裹的伤口,这个就是那场战斗留下来的光荣的伤痕啊。

这个动作却被承太郎所误解。

「怎么了吗……?!伤口!」

承太郎抓住花京院手的瞬间让他有些诧异。

诶?

好像胸口有个空洞,噗通。从空无一物的洞中冒出了什么东西的感觉。

「啊……没事的,承太郎,」花京院轻轻笑着,装作自然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只是有些呆住…这么厚的绷带啊…什么的。」

承太郎的手在空中不自然地摆了一下便收回,依旧是轻轻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帽檐后,从口袋中掏出香烟夹了一根在手指中,又像是想到了这里是医院,晃了两下就又收回口袋。随后,他站起身朝病房外走去。

「你没事了就好。看情况也差不多过几天就能出院回家休养了,早点来学校。」承太郎留下这句话之后,连最基本的再见也没有说,就径直离开了。

啊……走了吗。

花京院伸出刚刚被承太郎握住的手,活动五指,张开,捏成拳头,再张开。上面还是隐隐残留着刚刚的感触。

好奇怪啊……我。花京院略微苦恼地想着。





走出医院大门后,承太郎在大衣口袋中收紧了握住花京院的那只手,叹了一口气。

「我到底在干嘛……真是够了。」

评论(1)
热度(31)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