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承露】无题

心血来潮写的……!!OOC,请注意避雷^q^




露伴很喜欢和承太郎相处时候的感觉。这种感觉无关爱憎,只是单纯地觉得很舒适,不知不觉就这么习惯了。

承太郎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这点露伴非常欣赏。仗助和亿泰他们在前头吵吵嚷嚷地笑闹时,承太郎就会在后面默默地注视着他们。而与强大的存在感形成对比的宁静,则自然而然地深深吸引了充满好奇心的漫画家的目光。

同为替身使者,露伴对他过去的那段旅行表示出了相当大的兴趣,处于对他的尊敬,露伴并没有使用能力去窥探他的过去,而是像一个普通的,拘谨而有礼的成年人一样,趁着承太郎研究空闲的时间,两人去咖啡厅边喝茶边聊聊天,露伴一边听着承太郎简洁而明了的叙述,一边不急不缓地丢出自己的疑问。而承太郎也会耐心的解答。假如说,要打比方的话,露伴就像是一个充满了求知欲的少年,某天获得了一本魔法书籍一样,越读下去,就发现越有趣,渐渐地,就会更想去了解,了解得越多,就会发现更多的疑问。

承太郎在少年的时候经历的故事,就像是每个英雄会经历一样的精彩刺激,这是自小除了铃美事件之外平安长大的天才漫画家所没经历过的童话一般的世界。

他还想要知道得更多。




承太郎觉得岸边露伴是个有趣的人。从他年轻叔父的口中知道的天才漫画家,是个极其自傲自大的人,似乎有些恃才傲物,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然而实际上,真正接触到的时候,他才发现,不论是彬彬有礼或者自傲自大,其实都只是他对不同的人所做出来的他认为适当的态度。

他觉得露伴还是个少年。充满了求知欲望的。而又有着成年人该有的圆滑和狡诈。

听到自己说的故事时,承太郎看着他的眼睛,绿色的眼眸里闪烁着的光亮完全掩饰不了满满溢出的好奇,而说到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对方故作自谦和眼中的隐藏着的自满让他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二十八岁的承太郎已经不再像年轻时候的自己,单单凭着某个方面去判断一个人,所以,他在空闲的时候,也喜欢和这个小自己八岁的漫画家出来聊聊天,比起仗助,和露伴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更不用拘束自己。



两个人的关系一直是这样,没有前进没有后退,无论发生了什么。

某天夜里两人在露伴家的客厅喝着红酒聊着天。中间突然有了一小段的沉默,忘了是谁先主动,一个拥抱,然后是接吻,然后就这么自然而然滚上了床。

双方也都没把这件事当成什么太重要的约定或者承诺。

毕竟这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恋爱。

他们之间,也并非恋人。

所以承太郎在抽完一根烟以后就这么离开了。



愉快的聊天还是继续进展着,偶尔露伴也会开口问问徐伦的事。离婚之后因为繁忙,其实承太郎已经很少见过徐伦,不过他还是打从心底爱着自己的女儿。

”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和承太郎先生一样出色的人的。“露伴笑着这么说。

”谢谢。“

”晚上来我家喝一杯?“

”嗯。“

这种介于友谊和恋爱的关系,还是在持续下去。




不再前进,不再后退。本应这样。



露伴在承太郎睡着后,睁着眼睛仔细端详他的睡脸。真奇怪,平时明明是看惯了的脸,仔细一看,还是觉得有些陌生。

承太郎有着东方人没有的深邃五官,平时不说话盯着人看时,不知不觉就会给人一种威压感。冷静而沉着的表情放柔和了以后,微微地有点像个孩子。

对一个男性来说,承太郎也具有十足的吸引力。

他伸出手轻轻地抚了抚承太郎的头发。露伴其实十分明白,这样的关系也许等到承太郎要回去的时候就会分崩瓦解。这个人从来都不属于自己。

不用刻意地去读也能明白,他用沉稳的眼神看着海面的时候,心中回想的是过去的那段时光。

是啊,因为太精彩了,也因为失去太多,背负太多,所以也永远都在怀念,永远都回不去。

单单作为一个旁观的阅读者,自己也已经获得了太多,应该感到满足。这样就很好。

才不会满足。

心里有个声音悄悄地说。

露伴就这么深深地看着承太郎的脸一会儿,在他唇上烙下一个吻。

”……怎么了吗?露伴老师。“

”没事。“



承太郎离开杜王町那天,露伴到码头送他。

两人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简单地道了别。

承太郎转头前,露伴扯住了他的衣领,轻轻地吻了他。从他外套里拿出抽得只剩一半的烟。

”这个就当纪念品,再见,承太郎先生。“

”再见,露伴老师。“



没有多余的感伤与言语,承太郎再也没有回头。



那晚露伴在窗台,看着海,抽着承太郎的烟,闭上了眼睛。

大海的浩瀚美丽,源于它的未知与不可得。


两人再也没有联系。


评论
热度(61)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