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花波】短暂的夜谈

花京院→波鲁那雷夫

很短没啥实际内容。






来到埃及之后,花京院对埃及的最大印象就是沙漠里炎热的气温。即使到了夜间,温度也不见得会降下来,粘腻的空气仿佛是粘附在了皮肤上一样惹得人心生厌倦,但是旅行太过匆忙,即使是热得实在受不了,一想到远在日本受着病痛折磨的荷莉小姐,又看到大家尽管疲倦也没人开口抱怨,他也就默默地把心中所有不满都吞进了肚子。

“啊……真是热死啦!”

……好吧,除了一个人。

正在他为了天气烦躁的要死的时候,偏偏和他一起守夜的人还是那个波鲁那雷夫。

花京院不由得“啧”了一声。

波鲁那雷夫从旅行包里拿出两瓶矿泉水,就一屁股坐在了离花京院不到三十公分的沙堆旁边,然后伸出充满肌肉的线条包满优美的手臂,大力地扣住花京院的肩膀。

“嘿!花京院,我拿水来了!喝吧!”

对于一个秉承着自己国家国民特性的保守派来说,花京院对于波鲁那雷夫过度的亲密表现其实相当的不满,他不止一次警告过对方,别离自己太近,但是每次发觉过来的时候,波鲁那雷夫总是跟粘人的友好的大型犬类一样不断地逼近自己的底线。

所以说,外国人就是讨厌啊。花京院默默地想着,一声不吭的接过水。

对方就这样坐在他身边,搂着花京院的肩,很开心的喝着水,一边不停地说着自己故乡的趣事,试图让沙漠里的夜晚变得不那么单调无趣。花京院也不接话,就这么默默地听着。

对方离的太近了,身上的温度和气息还有手臂的重量正在不断地侵蚀着花京院给自己圈出来的领地。

真是碍眼的家伙。



花京院喜欢着波鲁那雷夫。而且是超越友谊的。

这个陈述句要是说出来,不用说是波鲁那雷夫本人了,也许换作是那个活了百年的吸血鬼DIO都不会相信吧。

原本思春期青少年的心事说出来就是自己都觉得好笑的,花京院既别扭又不想承认,还让自己觉得莫名其妙。

他搞不懂自己的这种心情是从何处开始的。

一开始只觉得对方是个直率的外国人,甚至热情得有一点点烦。

然而察觉到的瞬间,来得比自己想象中要轻松很多。不知不觉,他从觉得波鲁那雷夫这个人的存在很碍眼,变成了。

觉得对方的紧身衣上的肩带很碍眼。觉得对方的整件上衣很碍眼,进而觉得那条卡其色的,包裹着对方双腿的脏裤子也很碍眼。他想将他们统统从对方身上剥掉。他想要去抚摸对方雪白得有点不像男人的皮肤,感受他的从胸到腹部的肌肉曲线,然后更下去,更深入的,想听听他平时吊儿郎当的声音发出的呻吟,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呢。是压抑的,激烈的,低沉的,高亢的,嘶哑的,还是不属于这其中任何一种。

然而在自己独处一室悄悄地在解决生理需要时心中燃起了这种念头,花京院几乎就在清醒后的一瞬间被自己的幻想吓得不轻。

然而波鲁那雷夫自诩是爱的过度的国民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同伴对自己的一样的想法,不知死活的接近着花京院。每一次接触都好像是在挑战着对方的忍耐力一样,一寸一寸,慢慢地侵蚀着花京院的理智。



真像个笨蛋一样呢。花京院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在抱怨自己还是对方。

“波鲁那雷夫我呢,可是个相当有魅力的人呢~只要小姑娘的一个眼神一句话,我就能够判断对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啦。”波鲁那雷夫仍在不停地唠叨。他看上去有点疲倦,深邃的眼眶下面有一圈淡淡的黑眼圈,他把玩着手中的瓶子,开始炫耀着自己的情史,仿佛这样就能让两人都精神一点。

“哼,是吗,那你要怎么看出来呢。”花京院盯着眼前的篝火,不冷不热地来了一句。

啊。真是烦躁。不论是燥热的气温还是对方的存在。花京院想。

“啊哟!très bien!花京院,”波鲁那雷夫似乎惊讶于花京院居然对他的闲谈感兴趣,瞬间来了劲。“眼睛啊!你只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就能明白了!如果有魅力的姑娘盯着你的双眼看,你可以在他们的眼里看见火焰,看见湖水,看见她心中所有沸腾着的热切的爱意!”

傻子波鲁那雷夫,你这套怎么可能对东方人起作用。花京院看着手舞足蹈的波鲁那雷夫摇了摇头,并没有马上拆对方的台。

“那如果你也喜欢对方的话,要怎么告白呢。”

“难道说花京院你有喜欢的人吗~来,大哥哥我教你,只要轻轻地抱着对方,看着她的脸说,bébé, je t'aime,然后再给她一个深情的吻,”波鲁那雷夫夸张地张开手臂抱住了花京院,盯着他的眼睛说,“让我成为你的唯一。”

在看见对方海蓝色的双眸的时候花京院有些愣神。

两人眼神仅仅接触了一瞬间,花京院就很快将头转开了。

这是一个单单对花京院来说过于恶劣的玩笑。对面的法国人还没有放掉他抱着自己的双臂,爽朗地笑着说着一些花京院别害羞之类的话。

而花京院的脑子里又回想起那些想要把抱住他的战友搞得乱七八糟的充满着青春期特有的冲动的画面。这下连紧紧地包裹着自己身体的长制服都变得让自己难以呼吸。

“够了,波鲁那雷夫。”花京院将对方的手拍开,“你这套告白对日本人太不实用了。”说着站了起来,望着璀璨的星空叹了一口气。

“花京院,我有时候真搞不懂你和承太郎。日本人真是太保守了。稍微对我表现出一点友谊嘛,其实我还期待着能和你们成为好哥们呢。”波鲁那雷夫顺势躺在了沙地上,用双臂撑着后脑勺。他扭头看着一边站着的花京院开了口。

“那要不然你说说你的是嘛,你有喜欢的人吗?花京院。”

“有。”

一个简单的肯定句显然勾起了波鲁那雷夫的好奇心。

“天哪!花京院!真是看不出来呢!”

“要不然你以为我是什么戒欲的僧人吗。”

花京院不情愿的回答显然勾起了波鲁那雷夫的好奇心,他接着问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姑娘?长得可爱吗!和你同个学校?"

“……不是同学。是旅行的时候认识的。和我不是一个国家的人。我所说的他大概也不会明白。”其实不这么谨慎的回答也没事,按照对方粗大的神经,应该是什么都察觉不到才对。但是面对着喜欢的人,花京院还是选择了更保守的说法。

“啊~我懂我懂~旅行的时候很容易对旅伴产生感情的~”波鲁那雷夫显然还是没察觉到异样,就这么搭着花京院的话茬,“那么,你向她告白了吗?”

短暂的沉默。

“呀…啊哈哈哈没事的没事的,我理解我理解~”波鲁那雷夫听出了对方的难堪,笑着打着哈哈。

“总是这么害羞可不好啊花京院,有爱就要说出来,即使是暗恋。不要让自己后悔呀。”

不要后悔吗。真是个乐观的家伙。花京院背对着波鲁那雷夫露出了苦笑。

“月が绮丽ですね。波鲁那雷夫。”

“啥?你说啥?我听不懂日语呀。”

“没什么。该换班了,我去叫阿布德尔先生起来。”说着他头也不回,就甩下波鲁那雷夫一个人走了。

“真是个搞不懂的家伙。”波鲁那雷夫盯着花京院远去的背景喃喃自语。

不过刚刚在对视的一瞬间还真是被花京院吓了一跳啊。波鲁那雷夫想。

这个保守的东方人眼里的热切的感情,简直就像……

不,一定是错觉吧。

法国人有些害羞地搔了搔头,坐了起来,跟着对方走向营地。





评论(3)
热度(51)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