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仗露】毒占欲(2)

还是病仗助

两个人都有点不同程度的偏执。

有小动物出没请注意^^






月光静静地照了进来。

露伴看了看躺在身边紧紧抱住自己的人后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臂关节,就被对方从背后紧紧抱住。

仗助即使连多日来难得的睡眠都没有放松警惕,看样子是真的不想放自己走了。

铐着的双手没法自由行动,而且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能打赢对方的机率实在是太小,要是轻举妄动的话,估计一辈子都没办法再走出暗房以外的地方了。

露伴瞄了一下时间,十二点半。

他知道机会快来了。

这是一个只有他自己清楚的秘密。

他静静地盯着窗外。

当指针快走到一点的时候,窗檐上多了一个悠闲自在的身影。

那是一只野猫。


虽然露伴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而且在所有人眼里他也并不是一个爱动物的人,曾经给猫下过药的事情,甚至都让康一误会自己是个动物虐待狂。

但是他认识着一只听话的野猫,漆黑的毛皮让它在夜里的绿色眼睛格外明亮。第一次露伴见到它的时候,它就像现在这样悠闲地躺在露伴卧室的窗沿休息,回过头来看了走近自己的露伴也没有逃走。对人爱理不理和无所畏惧的个性让露伴很喜欢,所以露伴偶尔也会买点猫粮过来喂它。于是每天夜里一人一猫就会一起度过数十分钟的悠闲时光。


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猫朝露伴看了过来。

露伴以不惊动仗助的最小限度伸出了食指划动了几下,猫的脸瞬间就变成了一本书,身体也轻软软地倒在了床边。

“安静地去取衣架上的手铐钥匙给岸边露伴。”露伴在它脸上写上这句话之后,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不一会儿,手上就感受到了猫鼻子独特的冰凉潮湿,以及他想要的东西。

嗑嚓。

解开手铐的声音非常的小,几乎只有他自己能感受得到,这细微的声音在露伴听来仿佛就是自由的号角一般,让他全身的神经顿时紧绷兴奋了起来。


谢谢你啦,小黑猫。露伴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野猫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一样,看了他一眼后跳上窗台,消失在月色中。


露伴动了动手指,沉睡中的人的脸就哗啦啦地变成了书页。

这次的胜利比起之前两人初遇之时来得轻松了许多。露伴看着写满着字的,名为东方仗助的书,心中百感交集。

“我爱着露伴。”

“我不会让露伴离开我。”

“即使非得伤害他,我也要让他留在我的身边。”

书上的一页页写满了东方仗助对自己的偏执。

而岸边露伴这个人,却只是一个胆小鬼,仅仅是被他灼热的情感触碰到了,就只想逃开。

“抱歉,东方仗助。”露伴盯着书页一阵子,终于还是抬手写上了字。


“醒来之后忘记岸边露伴的存在。”

这样就可以了吧。

露伴想在尽量不伤害到双方的情况下和对方断绝关系。

也不管现在在自己心里翻涌着的感情是懊悔还是不舍,露伴坚信自己做出的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他忍耐着身体的各部位因为疼痛和疲劳所传达而来的抗议声坐了起来。他看了看双手,手腕之间已经被勒出两条深深的血痕。

算是让你报复过了吧,之后两不相欠了,仗助。


他拿起衣架上的衣服,轻轻地走出卧室。

这次要逃去哪里呢,不管怎么说,应该没办法再回到杜王町了吧。说不定,一走出去就要面对编辑部对消失这么多天的拷问和读者们担心的抱怨,说不定还要被带到警察局去做半天笔录和备案,想到这里还真的有点不想走呢。露伴苦笑着摇摇头。

这次是真的要告别了吧。

他匆匆地套好衣服后下楼,走到书房,没记错的话,车库和车钥匙都收在了书柜深处的抽屉里,反正只要能离开,也不愁没有地方住。可以的话,他并不想要报警逮捕还睡在自己房间的绑架犯。对方还太年轻,并且被杜王町所有人仰仗着,他是杜王町的希望,也是自己的母亲唯一的未来,尽管这些台词说出口都让人觉得过分的煽情,但是事实的确如此。

但当他走进书柜,打开抽屉的时候,却发现了异样。

抽屉里面空无一物。

“你在找钥匙吗。已经被我藏起来咯。”

背后传来东方仗助平静而又柔和的声音。

怎么可能。

还没等露伴转过头去,仅仅就在一瞬间。他就被巨大的力量揪起头发往书柜撞去。

过度的冲击使他头晕目眩,余光之中,他甚至不是太能理解对方做了些什么,只是呆呆地想着,自己的天堂之门居然也会失效。

他看见仗助按着仍然是书页的脸的一角,上面被自己写过的字却已经消失不见,然后他想起仗助的替身能力之后就明白了一切。

能使一切东西恢复原状,自己的替身攻击是不以物理性破坏对方身体作为目的的话,就是仅仅只是单纯的附着物,用疯狂钻石当然可以解除。

真是小看他了呢。

露伴抬起手正要召唤出替身反击,就被对方整个人压倒在地上,原本就受伤的头部再一次撞到了地面。然后双手被对方的替身拉举过头,接着向后用力一扭。

嗑嚓。

“啊啊啊——————!!!!”剧烈的疼痛排山倒海地袭来,让露伴再也没办法保持冷静,仿佛是被痛觉侵袭了理智一般地放声喊叫。

“露伴……露伴……你很痛吧?对不起,对不起……但是,为什么你总是要逃……”仗助收回了替身,紧紧地抱住了对方,看着露伴痛苦的挣扎和满脸的血痕,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出来。

“我就不可以吗,你就不允许让我陪在你身边吗?”

“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喜欢上我呢。”

“露伴…你告诉我……”

露伴在昏厥过去的最后一瞬间看到的,是对方沾满了泪水的受伤一般的双眼。

他的世界又一次坠入了黑暗。


tbc.


评论(12)
热度(53)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