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仗露】请穿好裤子【。

码了一个小短打 有一点点小肉渣^q^
太困了写不出后面的大块肉大家自由脑补吧…【打死














东方仗助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正在岸边露伴的卧室里做着什么。
他坐在有钱的漫画家柔软舒服到天怒人怨的豪华双人床上,开始用仅剩无几的理智思考起这个问题。他觉得问题所在,应该就在露伴出差的这一个半月里。
一个半月前,漫画家行色匆匆地提着行李,面无表情地朝着他的手里丢了一串钥匙。
我要出差,你帮我看家和打扫。
说完这句话之后,对方就扬长而去。
尽管自己喜欢的这个怪人漫画家恋人说一不二的个性自己已经很清楚,但是这么干脆地抛下自己留下来打扫整个偌大的别墅,仗助还是觉得自己充满爱意的一颗火辣辣的心顿时被浇凉了一半。也不知道是谁说出,青春期少年的心既敏感又脆弱的,起初仗助还不以为意,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被丢下的自己有点受伤。
不管有什么理由,也没有必要走得那么急嘛,不但没有告别吻,甚至连声再见都不说。我是老师的男朋友诶,又不是宠物或者管家。
十七岁的杜王町最受欢迎的高中生东方仗助,头上扎了个可爱的小辫子,拿着吸尘器像个灰姑娘似的,边打扫大的不像话的别墅,边噘着可爱的厚嘴唇委屈地想着。
已经经过一个半月了,对方连通电话都不打,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仗助每天看新闻都要提心吊胆地,怕看到什么知名漫画家被困山间饿死之类的突发新闻。
所以当他久违地进入了露伴的房间打扫的时侯,一打开衣柜,露伴惯用的,和他本人十分相称的,淡香中带了一点苦涩的香水味很快地就勾起了他对自己坏心眼恋人的想念。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对方的床上,手上握着自己已经非常精神的小兄弟,脑子里则充满着一些关于对方的奇怪的甚至可以说十分不适宜未成年人观赏的香艳画面。
呜哇,总觉得自己有点变态呢这样。
手部有节奏地摆动将他的理智扫得一丝不剩。虽然他隐隐约约觉得在主人不在的时候躲在对方的卧室,闻着对方的味道开始发泄自己的欲望,在对方看来一定很变态,但是既然已经做了就一不做二不休吧。
他闭上眼靠在柔软舒适的被子上,任自己的思绪往更加奇怪的方向驰骋而去。同时也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
他想到对方自制的眼神和偶尔流露出的羞涩,想到在夏天时,从对方细白的脖颈上滴落的汗水,瘦长的手握起笔时的动作,优美又有力。还有对方叫自己名字的时候,一字一句清冷又动听。动情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就好像一团火焰灼灼地从冰中突然冒出一样。平日里白得有些过头的皮肤仿佛也像被灼烤过一样,有着对比鲜明的淡淡热度。
啊,真是不妙啊。仗助想。
他的左手已经被体液润湿,羞耻感和对恋人的思念相互碰撞,让他忍不住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同时忘情地叫出声来。
露伴。
然后他攀上了顶峰。
时间又开始缓缓地流动。仗助在极致的晕眩中慢慢回过神,发现卧室地门口站着的那个人,拖着行李箱,带着比临走前温度更低的脸色,看着自己。
他揉了揉眼睛,惨了,不是幻觉。
东方仗助在陷入了自我厌恶的尴尬中沉寂了。
对方意外地并没有大发雷霆,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一丝无奈冷冷地说到:“我真的没想到会有人大喊着我的名字,在我的卧室里干这种事。”
仗助放弃一般地用手臂遮住自己的因为尴尬而变得通红的脸,放弃一般地躺在了床上。“对不起,露伴…我忍不住…虽然很丢脸,但是一想到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不知不觉就…”
接着仗助感觉到手臂被轻轻地抓起来。
“别遮了,又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接着对方的头轻轻地靠了上来。“不如说,我还是挺高兴的。…嘛,虽然这的确不是太能让人接受,不过走了那么久也没抽出时间联系你,我也有不对啦。”
露伴的头发因为角度的关系软软地垂了下来,轻轻地搔着仗助的额头。仗助害羞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对方近在咫尺的眼睛,带着淡淡的血丝,看来在外面并没有休息好。和仗助对视之后,反而像是自己做了错事一样,有些别扭地撇开了眼神。
…真是great!
仗助伸出手抱住有些想要挣扎着离开的对方,按住露伴的脖颈,略微害羞地亲了一下对方的唇。
“欢迎回家。”
“……先把裤子穿上再说。”

仗助发现自己的小兄弟又忍不住变得更精神了。

评论(1)
热度(70)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