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仗露】来约会吧!

被阿黄点到了小黄鸭!!!

小黄鸭!!!

小!黄!鸭!【这人坏了

以及写完之后我开始怀疑这两个人甜蜜地恋爱的可能性是不是接近于零了【

半夜逻辑思维都不清楚了大家随便看就好orz





又是平静的一天。

在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杜王町市郊,有一栋别墅

从别墅的规模和出众的建筑品味就可以看出,住在这里的一定是个了不起的艺术家。

而且还很有钱。


是的,现在这个有钱的艺术家——准确的来说,是全国甚至是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漫画家岸边露伴,正在专心致志地进行他的漫画的创作。

露伴认为这里既偏远又接近自然,可以让他不受打扰地安心接受创作。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露伴估摸着又是无聊的读者找上门来要签名,决定忽视它。

叮咚叮咚叮咚。

忽视它,什么都没听见,要集中精力于创作。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声一声接着一声,露伴有点不耐烦了。

不行,要继续创作。创作……

“露伴——————喂!!!你在的话来开一下门啊!!!”

伴着铃声的,还有那个熟悉又欠揍的声音。

又是那个天杀的东方仗助!!!!!!!!

露伴感觉自己手上的笔跟着理智一样都要被对方的喊声掰断了。他气急败坏地三步并作两步冲下楼,开了门。

“东方仗助!!你母亲没教过你不要来别人家打扰别人工作吗!尤其是漫画家!?”开门的时候露伴冲劲太猛,差点撞到门口那人的胸口。

切,明明是个高中生,吃肥料长大的吗?话说回来他的胸还真大,有空能摸摸看的话也许可以当作不错的素材。露伴想着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心里更不爽了。

“老妈是没教我说不能打扰漫画家工作啦——”仗助害羞地搔搔头,看着对方越发阴沉的脸赶紧止住了关于教养和漫画家的话题,冲上前一把抓住露伴的双手。

“我说!露伴!我们来约会吧!!”

“……哈啊!?”



听着仗助因为和亿泰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不幸被抽中,结果被要求来找自己约会,没有约到就不能回家而且自己也不愿意但是却不得不做的缘由后,露伴颤抖着抽出双手,就差没把自家的门直接拧下来摔在面前的这个飞机头脸上。

“我!拒!绝!我为什么要参合到你们无聊的打赌中!”

“露伴————求你啦?不要这么不配合嘛!!有时间的话就当出去放松取材吧?你也不想看见————因为你的缘故,有人在杜王町抬不起头来吧?~嗯?”罪魁祸首腆着一张帅气的脸,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双手合十请求对方。

“所以说了!关我什么事!没事的话快滚!我跟你的感情可没这么好!别忘了,以前的那些帐我还没和你算清楚呢……!”露伴很不满,想要把指着对方脑门的食指直接戳到对方的眼眶里,把他戳得半瞎,但是他觉得自己打不赢对方,实际上,他们已经打过了。那次的打架直接造成自己的作品休刊一个半月,露伴可不想再来一次,但是,如果不做点反抗就乖乖地跟过去的话,身为一个成年人也太失败了。所以他还是摆出了一副“要打就来”的挑衅姿势给对方看。

“好啦好啦——走嘛!!!”仗助驾轻就熟地握住了对方战意十足的食指,就把人往门外拖。

“天堂之……!等等你这个家伙啊啊啊放开我!!”

就这样,全国甚至是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漫画家岸边露伴被一个小了他四岁的男子高中生拐出了家门。


两人就这么一路又脱又拽地到了游乐场门口,露伴才发现在场等着的人,除了在一旁看好戏偷笑的亿泰以外,还有一脸全世界除了康一都跟我没关系的由花子,以及一脸歉意的康一。

“老师真是对不起啊……要你陪我们玩…”康一看到露伴之后,直接低头赔了。

“不用道歉啦…嘛出来放松一下也不是不行。”露伴甩开被仗助握着的手,有些别扭的说。

这什么亲切的口气嘛,切,露伴这个家伙对康一和我的态度真的差好多。怪不得没朋友。被甩开的高中生有些不爽地对一旁摆出奇怪笑脸的亿泰说:“喂,亿泰哟~人我都带来了,就算我挑战成功吧,我也不想和这家伙呆在一起的说——”

“哈啊?东方仗助你说啥,你把我带到这边来就想一走了之吗?”露伴不爽了。

“岸边露伴你是哪根脑筋不对啊?不想来的人不是你自己吗?”

“老……老师……”康一苦笑着想劝架。

“康一君,我们去玩吧,不要理这些人。”一旁地由花子依然是一脸看猪神情地看着康一以外的所有人,淡淡地开口。

“就是就是!仗助你可不能丢下老师!赌约里面还包括了约会!约会哦!要像对情侣一样约会噗……大家都到了就走吧!!”亿泰看到这种样子的仗助和露伴,还是忍住不大笑出声,虽然他这副表情让其他的人看了更加火大。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了不是吗?

虽然说是约会,但是且不说这两个人都是大男人了,一个是十六岁青春年少的纯情派男子高中生,一个是生命里只有漫画(少年向)的死宅漫画家,根本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让人心跳不已的约会经验,所以他们两个能做的,只有跟着康一和由花子这对真!现充一样依葫芦画瓢了。



首先是鬼屋。

“呀~你要保护人家啦~!!”

“别怕!!小亲亲~我会保护你的~”

“啊啊你不要离开我啦达令~”

“呵呵,来,握紧我的手!”

看着前面抱在一起的一对对情侣,露伴满脸黑线。他不太明白鬼屋这种东西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因为全都是假的,硬要说,就是恐怖的气氛所产生的吊桥效应能让男女之间的感情更加地火辣吧。

“康一君别怕,我保护你!”

“啊啊啊由花子住手啊工作人员要被你勒死了!!”

……好吧这对是错误示范。

岸边露伴扭头,看见东方仗助的脸色有点铁青。

难不成这家伙意外地怕幽灵这些东西?

“嘿嘿,东方仗助,你可真是个胆小鬼啊。”

“……我才没在怕!!露伴你才是,脚都在抖了吧?”

“没有好吗,分明是你抖得太厉害了。”

“我~好~冤~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东方仗助你放手不要抓着我!手臂要被你扭断了!!!”

“啊啊啊露伴我错啦快点带我离开这个地方!!!”

“你先放手!!!”

“我不放啊啊啊啊不要丢下我!!!”

…………

……

东方仗助一辈子都忘不了惊魂未定的时候看见的岸边露伴一脸嘲讽的表情。

真是男子汉的耻辱啊。


接着是摩天轮。对于情侣来说,这个地方可说是游乐园约会的圣地,除了可以一览美妙的风景以外,还可以和恋人在热闹的环境下单独相处,营造出浪漫的气氛。

虽然小小的摩天轮车厢内的两个人现在是面面相觑觉得挺尴尬的。

“……”

“……”

“喂……露伴……说点什么吧。”

“……说什么?我有什么好和你说的?”

“……对了你知道吗?那个传说啊,摩天轮的传说。”

“哈啊?”

“就是两个人在摩天轮最顶端接吻的时候就能在一起什么的……”

“……知道这个又有什么用,不如说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

“我这不是找话题聊吗?”

摩天轮渐渐地升上了最顶部。

“……你的意思是,你想和我接吻?”

“你想太多了啦!!……露伴你哦,真的是有点变态诶,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明明是你先提出来的……?却变成我变态了?”

“好啦……那不如试试看?”

“……我就当你脑子坏掉了不和你计较,别靠过来。说人变态的时候能不能克制一下自己的变态行为?”

“知道了……对不起。”

两个人下来之后,脸色都很差。

他们一定是有恐高症,真是没用,由花子默默地想着。


为了缓解一点这种尴尬的气氛,仗助决定最后和露伴去玩点无损两个人友谊(如果有的话)的游戏,顺便也可以和亿泰交差。

于是他们来到了气枪打娃娃的摊子面前,仗助指着前面的一排气枪对露伴说:“试试看?”

“哈,这种骗小孩东西怎么可能难得倒我?”岸边露伴自信满满地举起了枪。

然后在老板和善的微笑中败下阵来。

“噗,这个东西啊,其实意外地很难的说~”仗助一边说一边举起了气枪。“首先你要先瞄准想要的东西,然后把准星向上抬……像这样!”

啪!

……没打中。

“哈哈哈哈哈东方仗助你还说我!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

“……可恶!老板!再来一次!”

…………

……

“哈哈哈哈哈哈又没打中!别逞强了!”

“露伴你闭嘴啊啊啊!我就不信了!再来!”

结果仗助花了快一个月的零钱,才打到一只只有掌心一半大的小黄鸭。临走前,他把可怜的战利品塞到了一边笑得没力气的露伴手上。

“送露伴你啦!……还是挺感谢你肯陪我出来的说……呜我的零花钱……”

什么陪你出来,分明是被你硬扯出来的好吗?露伴在心里不屑地想着,开口说道:“高中生就要好好学习,别搞这些七七八八的游戏。”

“啰嗦死啦!分明自己也是个辍学生……”

“我这叫提前就职,你不懂就别乱说。”

“好啦说不过你……”



天色已晚。在告别了仗助和康一一行人后,露伴回到了家。

“东方仗助那家伙……真是够折腾的。”

他躺在自己的豪华沙发上,揉了揉额头,玩了一天身体累得不行,看来漫画得放到明天画了。

露伴抬起手,看着掌心里毛茸茸的小鸭子的蠢蠢的样子,突然觉得和仗助有点像。

还是第一次收到约会的礼物呢……他想。

然后全国甚至是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漫画家岸边露伴脸红了。

“诶诶诶!!!!”

露伴要被自己脑子里奇怪的想法惊呆了。


这是他们还没有成为恋人之前,所发生的一件小小的事。


END.

评论(1)
热度(63)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