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仗露】某個學園pa的夢

超级好吃!!!自己的梦能被写成文好开心!!!!!

零醬:

●按著 @洞啪啪的仓库 的夢寫,寫得很淺陋【



【仗露】某個學園pa的夢



「我能夠看到鬼怪的啊。」
 
 
原本只是跟朋友鬧著玩,說到各自的小秘密上時不經大腦思考就把這話說出口。
在玩得近的一群人中,「靈感很強」這點對東方仗助來說算不上是什麼大秘密,隨便就脫口而出,反正一般人的反應不是避之則吉,敬而遠之,就是一笑置之,以為他在說謊。
當下圍著的這群人的反應也不外是這兩種,康一甚至露出了無奈的表情,覺得他的秘密千篇一律得近乎沉悶,然而不久後他就發現錯了,一切都想偏而且想錯得很。
東方仗助從小就不掩飾自己靈感很強的事實,畢竟這點事跟他那糟糕的髮型跟不良的打扮比較起來,算是微不足道的個人特質。打小時候一場重感冒之後他的靈感就開始強起來,一開始只是模模糊糊看到含糊的身影,後來長大後漸漸都清晰起來,才知道自己的體質。
看多了人也習慣了,大部分的幽靈都只是怔怔地待在一邊著,對人無害,他也不去管。
 
直到上星期他也是這樣想,可今星期這個想法完全被推翻了。
在上次閒聊的那群人當中有一個是超自然研究社的傢伙,對於仗助的自白耿耿於懷,到週一時就跟一群看上去樣子非常可疑,自稱也是超自然研究社的社員,半強迫性地把他拉去參加他們什麼鬼降靈會。
早知道當時一口回絕了就好。
超自然研究社說實就是一群對神祕學之事著迷,天天嚷著想看UFO外星人幽靈地縛靈,而實際這群烏合之眾卻沒一點靈力,把仗助叫去也是這個原因,想從這靈感不良身上挖掘點材料,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仗助看著整群人興致勃勃,圍坐在桌邊手拉手說要召喚近期學校流言中的鬼怪時,就想要跑路,無奈左右兩邊都被人抓住了手,掙不開。他深深嘆了口氣,打算待會就裝裝樣子,敷衍過去。
哪知這群人雖然不專業,但誤打誤撞還真給召喚到什麼出來。

 

仗助呆呆看著眼前在空中飄浮的幽靈,年輕的女生,長髮披肩,眼睛呆滯環望了在座的人後,直盯著他看。
良久他聽到女鬼微微動了動嘴唇,小聲呢喃著。
哦,帥哥。能當我男朋友嗎?
 

 

世上最可怕又怨魂不散的鬼魂原來是有怨念的女鬼,都一整個早上,那隻被喚出來的幽靈就是不肯回去,死纏著仗助,在他耳邊唸著說「來跟我結婚吧」。他從她口中稍稍了解到情況,在這個看臉的世界她就是吃虧,長得不吃香,生前沒有男朋友也沒被男生表白過,少女漫畫情節一點都沒有發生過在她身上就孤獨死掉,於是滿滿一腔怨氣,就想找個帥哥來跟自己談個人鬼戀,最好還弄個冥婚什麼。
仗助認真地看著她,半晌後別過臉說,你還是找別人吧,我喜歡長得好看的。
一句沒完女鬼差點勒死他了。

 

 

煩死了!
不知道是第幾次對身後的女鬼這樣吼叫,然而對方置若罔聞,仗著無人看到繼續死纏著仗助。仗助想想,這不行啊,再這樣被煩下去,自己一定要神經衰弱,現在已經隱約有「東方仗助被很醜的女鬼逼婚」的流言四竄,別說去泡妞,這個樣子連小弟都不敢湊近。
正苦惱著,就收到康一的訊息,告訴他一則不錯的情報。
<班上的露伴君好像也能看到鬼,而且聽說還能接觸到鬼的啊,仗助你可以去拜託他幫你解決。>
 
露伴君,岸邊露伴。
一個不怎笑,不怎說話,存在感很低說話還毒舌,人緣不太好的傢伙。
雖然是同班生但自開學到現在幾乎沒說上話,除了康一以外其他人跟他對話交談次數一星期也沒有五次。
明明長著不錯的臉,卻老是擺著張臭臉,說話又帶刺,不過要是能幫到自己解決眼前的麻煩的話,仗助倒是不在意稍微放下姿態跟這人打交道。
 
 
喂,你也能看到鬼魂的吧。
岸邊露伴聽到這話而抬頭,看了仗助一眼,又分明凝望了一下他身後,卻面不改色地說,看不到。
嘖。這人真討厭。
「你能幫我處理這傢伙嗎?」仗助沒理他,徑自指了指身後說。
「為什麼要幫你。」
岸邊同學不冷不熱地說,語氣斬釘截鐵沒有絲毫餘地。
啊,真的好討厭。
差點就忍不住想揪起這傢伙的領子罵起來,但耐著自己算是在請求的一方,忍氣吞聲把挑釁的語句吞掉,又再討好地低聲下氣求了兩句,這次對方卻看也不看他,索性充耳不聞。
仗助齜牙咧嘴,對這人完全感到沒撒,只有垂頭喪氣走掉。
那女鬼眼見仗助的如意算盤失敗,親暱地抱著他脖子,一臉得逞,洋洋得意的神情,令仗助不耐煩地揮揮手,想像撥開雲霧的趕走她卻沒有用。明明看起來魂魄並不重,但貼上來壓在他身上卻沉重得很,壓得他都要窒息了。
仗助轉過身時,沒看到露伴朝他背影多看了兩眼。
 

 

 

岸邊露伴回去時在路上又遇到東方仗助,正煩躁地跟幽靈在爭執,他想佯裝沒看到,半路卻被那不良抓住了手,又再請求他來幫忙。
不要。好麻煩。他正想這樣開口,看到那女鬼一臉不屑的樣子跟仗助說,拜託這種傢伙是不行的。
士可殺不可辱,這樣小瞧他就有如當面說這不良髮型難看。
一下子噤聲了,露伴抬眼看了眼那隻幽靈。
「你好礙眼。」
名叫岸邊露伴的少年淡淡地說了這麽一句。
然後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力地,拽著女鬼的手腕,把她從仗助身上扯下來。
身上令人不適的感覺消失了,剛剛還像石塊一樣沉重的身體也一瞬間輕鬆不少,仗助怔怔的看著對方握緊拳頭,往女鬼臉上揍,絲毫沒有憐憫之心。嗯,雖然換著是他,有能碰到鬼怪的能力的話,他也會毫不留情往死裡揍。
他一開始還以為這人所謂「接觸到鬼魂」的意思是指像陰陽師那樣念咒語驅鬼,這下完全是出乎意料的展開。
欸、這傢伙,認真起來,好帥。
不自覺雙腳軟下來,仗助怔怔看著一人一鬼在打架,或是說少年單方面施行暴力,揍得那討人厭的女鬼本身就不好看的臉更慘不忍睹,嚶嚶嚶的慘叫,趁著露伴一個沒留神就掙脫了他的手,逃命似的往空中飄走。
救命恩人一樣的少年輕嘆一聲,似乎惋惜讓她跑掉了,把剛剛丟地上的單肩包提起,想起什麼似的,忽然回過頭來,仗助一下子以為對方是想要伸手扶起他,都準備好遞出手來,哪知露伴只是看著他,不屑地嘖了聲。
「你這樣子好意思說是不良啊、東方仗助?」
誰還規定了不良不能怕鬼的。礙著被眼前人救了是事實,不好在這時候吐槽,不良只好忍氣吞聲,默默地開口。
「……我都不敢說我不良了。」
 
露伴用手背拭了下臉頰,以掩飾臉上一閃而過的笑容,他深邃地看著仗助,長久哼了聲。
「真沒用。」拉著單肩包轉身就走,只留下灑脫的背影。
為什麼我要無故被人蔑視。仗助感到無比委屈,明明一切事都不是他弄出來好吧,他才是受害者。
他吸吸鼻子,追上去那個已遠走的人影。
 
「等等我啊!」
遲疑了兩秒,他接著叫喊。
「露伴、以後換我來罩你!」
 
「給我滾。」
少年緊緊皺著眉,用不亞於剛剛揍打幽靈的力度推開了他。
 

 

Fin.

 

糾結了一下文題,然後想想隨便吧(  反正我寫文的標題從來沒正常過【不


评论
热度(43)
  1.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零醬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好吃!!!自己的梦能被写成文好开心!!!!!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