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无题

4月20日,天气晴。
他换上了令自己感觉有些束手束脚的西装,带上用精美信封包装着的婚礼邀请函,心情愉快地往教堂走去。路上遇见了新郎的母亲,于是一同前行,被问及什么时候交女朋友,先是一阵沉默,后来和她一起大笑了起来。她说:“你这么优秀,以后肯定可以找个好女人的。”
到了教堂,先是碰到了多年来关系亲密的亲友和他的妻子,后来又遇到了新郎那总是冒着傻气的死党,嘲笑了对方几句后愉快地入座,吃着当地意大利名厨所做的甜点,他不禁觉得美食能让人心情变得更好。
不久后,新人登场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新娘。对方是个有些腼腆,却笑起来十分可爱的女孩子,新郎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两人看上去很幸福。新郎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他和新郎认识了很多年,但关系一直不能算太好,因此他对新郎露出了面对杂志采访时一样的职业性完美笑容。心里想着:感激我吧,不在新娘面前给你拆台了。
新郎看到他的笑容,也笑了。
教堂祝福的钟声响起,在欢声笑语中,一对新人就此结为夫妇。
他突然很想拿出笔和纸将眼前的美好画面记下来,习惯性地摸了摸背后,才想起今天穿着正装,没有办法带着纸笔出门。
算是有点小小的遗憾吧,他想。
为了记下这个美好的画面,他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们。

3月20日,天气晴

正在工作的他收到了一份快递。多亏了快递员不懈努力地敲了十分钟们,他才能拿到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张请柬。
他拆开信封上的丝带,里面的卡片上印着一对相依相偎的新郎新娘。
打开卡片,他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在新郎的那一栏印上的名字,是他既熟悉却又陌生的。
4月20日是对方结婚的日子,希望自己能去参加什么的。
他笑了。
将请柬装回信封,他继续坐回桌子前开始工作,过了一会又停了下来,走到书架旁拿起一本相册,看了起来。
他的目光停留在其中一张照片上,手指轻轻抚着那张照片,露出了怀念的笑容。
照片有些发黄,已经有一些年头了,照片上的新郎右手上拿着毕业证书,左手大力地搂着他,正在开心地大笑。他的表情则有点不开心,盯着搂着自己的手,仿佛讨厌和人接触似的,他的脸上有些稍微的泛红。
他瞄了一眼时间,刚好也是3月20日,距离照片上的日子也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年。
还真是不错的礼物啊,他想。

前年5月16日
他走过了沙漠,到达了旅途最后一个城市。
这就是结束了。他想。
在旅途中他遇到了很多人,向他们学到了很多。
旅行中,人和人相遇,离别,其中所发生的故事,就像是注定,却也像是奇遇一样。
如果没有当初的相遇,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一切发展,就这点上,他并没有后悔过与谁的交流。他是个现实主义者,不曾去假设过,要是当时没有相遇就好了这种事。只不过,躺在异国他乡的旅店里,他看着天上皎洁的月光,他的心中仿佛被挖开了一个空洞。在陷入睡眠之前,他就这么看着窗外的夜空,最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前年3月30日
他和对方,终究是失去了联系。
此后好久,他忙碌并享受于自己的工作中,除了偶尔和亲友小聚,才会零星地听到对方的消息。
成绩变得很好啦,十分受欢迎啦。
还有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当了女朋友。
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一下,亲友眼中却满是开心和祝福。
“他现在一定觉得挺幸福的吧。”亲友说。
“是啊。”他点点头。
最后他决定暂时停下手中的工作,出国旅行。

x月x日
对方趁着他趴在工作台上睡着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将外套披在他的肩上。
他其实相当容易醒。但是却狡猾地闭着眼睛。
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手轻轻地碰到了自己的衣袖,很快地就欲盖弥彰一样地收回去,最后叹了一口气,默默地离开了他的家。
x月x日
参加酒会醉酒的他被对方从宴会会场架回自家床铺上。对方一边念叨着要他好好照顾自己,一边往他头上敷凉毛巾。
他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呻吟,迷迷糊糊中,似乎看到对方的眼睛离自己很近。近到他能清楚地看到对方眼睛里的星星。然后有个柔软而温暖的东西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然后对方很快地红着脸离开了。
他到第二天酒醒时回想起来才意识到昨天发生的事。不过不管是他或是对方,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x月x日
下雨天忘了带伞的他,郁闷地等着雨停准备回家,遇到了对方正好撑着伞经过。拗不过对方的半是强硬的邀请,一起撑伞回去了。路上遇到对方的同学,被笑话说两个男人还撑一把伞,简直就是情侣。对方马上脸红着解释了。其实不用那么慌张别人也不会真的误会,他想。不过不知为何,嘴角仍是不由自主地弯了起来。
x月x日
他接到了对方打来的电话。祝自己中秋快乐之类的。
“今天的月亮真美。”
“…”
“你知道这是什…”
“夏目漱石?”
“什…什么都没有!抱歉打扰了!”
听着听筒里的忙音,他不由得笑了出来,抬头看着月亮。
“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啊。”
4月20日,晴
婚礼逐渐接近了尾声。真是一场完美的婚礼。不过因为第二天还有工作,所以他辞了亲友接下来一起去玩的邀约,一个人哼着歌儿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他也喝了不少的酒,走路的步伐都有些摇晃。让他想起很多年以前,有那么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赶来会场,把摇摇晃晃的自己一把抱起,一边说着应酬也要注意身体,一边担心的看着自己。
他突然想到,每次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月色都特别的美。
对,就像今晚一样,月光就像是宁静的湖水一样,毫无保留地泼洒在自己的眼中。
“今晚月色真美啊。”他轻轻地说。
一定是因为眼里装不了太多的月光,所以它们都从他的眼中掉落下来了。

评论(3)
热度(76)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