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告白预演

翻了一下草稿箱突然发现有一篇完整的文没有发出来过……(。

好像,是两年多前的……








岸边露伴今天醒来感觉心情好极了。

啊,美好的周末。

昨晚早早地把原稿画完交到编辑手里,出门散了会步,看到在街边咖啡厅约会的康一和由花子,开心地聊了半小时的天,还吃了康一点的黑森林。回家的一路上也没碰到那几个平时让自己不爽的高中生,清爽地洗了个澡,做了个美梦睡到了天亮。梦里康一还告诉自己:“露伴老师太帅了,你是我永远的的best friend!”两个人开心地手拉着手站在原地跳起了舞,直到早上醒来那份愉悦感还没有消失一定是康一君对我的友情传达到了我的梦里,露伴不由得这么想。

在打开自家大门之前,露伴还是觉得世界很美好的,鸟语花香那种。

他开开心心地背着画板打开家门的一瞬间。

心情就像是被抛到空中达到抛物线顶点的物体一样,重重地掉了下来。

在他眼前的,是一大坨形状和牛排相似的头发。

而在这个时代还留着这样奇怪老土的发型的人,全杜王町,只有一个。

“东方仗助…”露伴从齿缝中恨恨地挤出了这几个字。

眼前的这个场景太似曾相识了,上次眼前的这个家伙把自己的房子烧掉之前也是这么跪在自己跟前的。

露伴猜他下一秒就要给自己提些什么奇怪的请求了。

“露伴…请你和我!”

你看吧。

“我拒绝!”在仗助还没把话说完之前,露伴就打算把门关上,门沿却被仗助死死扣住不肯松手。

“你能不能至少把我要说的话听完再关门啊!?好冷淡的说!?”仗助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看着露伴,却让露伴更烦了。结果就是露伴手脚并用,把门沿仗助的手夹得通红。“痛痛痛!!!”仗助疼的大声地叫了出来。

“嫌疼你就放手!!”露伴觉得东方仗助的力气大得不行的同时,也非常疑惑对方为什么一定要进来,心情就更烦了。

“嘟啦啦!!”仗助似乎是受不了手快被夹断的疼痛,叫出了疯狂钻石,很快,露伴手里只剩没被仗助破坏掉的门把手。


露伴扯了扯嘴角,深呼吸了好几下,尽量的让额头的青筋不要炸开。他用看路边的狗粪一样冰冷的眼神看着仗助,久久不语。

仗助被他盯得有些慌神了,假咳了两声,默不作声的把门修好。

场面陷入了沉默。

露伴双手环胸,淡淡地说到:“你进来了。不惜打坏我家的门进来了。”

“这不是修好了吗……”仗助有些愧疚地搔搔自己的头。

“所以呢?”露伴问。

“啊?”仗助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不明就里,让露伴更加生气了。

“啊什么啊?没事的话,我请你出去,这是我家,东,方,仗,助,君!”

看着露伴生气的样子,仗助才慌张地反应过来:“啊啊……那个……”仗助说到一半,脸突然红了。

啊?这是什么反应,好恶心。露伴看着眼前的高中生扭扭捏捏的样子心里的烦躁和不爽到达了定点,但是处于教养还是没有发作。

“其实我,有了喜欢的人了。”


露伴愣住了。有一瞬间他的大脑被眼前的这个家伙搞得一片空白。接着想吐槽的话语乎快挤爆他的脑袋。

哈啊?

你有喜欢的人关我什么事啊!?

那你还不快去追对方要跑来我家砸我家的门!?

你这人多半脑子有病吧!?

所以你是来炫耀自己要有女朋友了来嘲笑我这个还在单身的人的吗?

露伴似乎从来没有感觉到有哪天心情比今天更糟糕,不,只要是遇到眼前的这个人,无论怎样心情总是会变得很糟糕。

不仅是糟糕,甚至还有些烦躁。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烦躁。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露伴盯着眼前的人,一字一顿地说道:“所,以,与我何干?”

“啊~就是那个啊…我喜欢的人…那家伙似乎不太喜欢我…甚至还觉得我很烦…”

“你是挺烦的。”露伴淡淡的说。

仗助似乎是受到打击一样地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来问问老师你,能不能…那个,陪我排演一下告白的场景…”

你这是什么脑回路啊我拒绝。露伴刚想这么吐槽一句,转念一想,这不是正好吗?可以把眼前这个东方仗助的各种窘况尽收眼底,还可以尽情地打击对方的信心,应该会是一段不错的回忆。

“可↗以↘啊↗”露伴不怀好意地笑出声来。

“果然不行吗…咦?!”仗助似乎很吃惊露伴的回话,他惊喜地抬头,却在看到露伴表情的一瞬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露伴嘿嘿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多多指教啊,仗↘助↘君↗”

东方仗助突然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骑虎难下。


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大眼瞪小眼。

“那个…”仗助被露伴盯得有些不自在了。“露伴你可以先把素描本收起来吗~我是很认真的打算跟你告白,呃,排演的说…”

对于仗助的请求,露伴有些不为所动。“准备好了就开始吧,我会给你提意见的。”

他转了转手上的笔,带着点嘲讽的笑容说。


仗助有些不习惯地正了正自己的坐姿,然后低着头,缓缓地开口了:“其实…我从很早之前,就很在意你了,虽然从一开始感觉就和你有点合不来…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逐渐被你吸引…”

“把头抬起来,告白的时候直视对方的眼睛是礼仪吧?”露伴没有停下自己手上的画笔,一边在本子上画着什么一边对仗助说。

“明明你也没多认真…”仗助嘀咕着抬起了头,看着露伴,从脸颊到耳根都染上赤红的样子让露伴觉得有点好笑。

“我知道你不是特别喜欢我,甚至可以说,是比较烦我…但是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变得要好一点…我是说,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仗助说完,已经害羞得把脸捂了起来。

露伴一边发出啧啧啧的叹息一边看着他摇着头。年轻人真是纯爱呢。

“你这样的告白,对方能接受就怪了。”

“诶?”仗助拿下了自己的手,一脸不解的看着对方。

这表情真是智障。露伴想。“你只是想和对方关系变好一点吗?那当朋友就可以了,为什么非得当恋人啊?”

“那当然是…”仗助看着露伴的脸,又有些害羞的别过眼神“因为我喜欢对方的说…”

看到仗助那种有点害羞的表情,露伴觉得既好笑,又有一点,心痛。

心痛?东方仗助找了女朋友,不就不会这么经常来烦自己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露伴没有去深究自己心里的想法。

“听好,告白这件事情,实际上也算是一种风险投资,某种理论上来说,跟画好漫画是一回事。”露伴看着仗助那一脸“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好像很厉害”的表情,得意地继续说道:“说白了,你得让你告白的对象觉得你对她充满了吸引力,不管是喜欢也好,讨厌也罢,至少你的第一步,先要让她的视线锁定在你的身上。”说着露伴站了起来,走到仗助跟前,左手猛地一下按在了仗助身后的沙发椅背上,将头凑近仗助,又用右手捏起了他的下巴。

“好好地利用你的这张充满混血儿优势的脸吧,”他盯着仗助闪闪发亮的紫色双眼,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咳…”收回双手,假意的咳了咳,露伴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用你的行动和决心去感染她,被她吸引什么的,这种话谁都会说。”

仗助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站了起来。

哦,要走了吗?

就在露伴这么想的同时,仗助突然走到自己身前,学着自己刚刚的姿势,用双手将自己紧紧地圈在对方和沙发中间。

混血儿真是可怕。露伴感受到从高中生那发育良好的身体中自然而然地散发出的那股压迫感,不禁在心里默默地感叹道。

“我…是认真的。”仗助的视线像是牢牢地锁在了露伴的身上一样,没有丝毫动摇。“高中毕业了以后,我会去读警察学校…但是,我还会再回来的,回到这个地方。我的能力现在还不是很强大,不能保护所有的人,但是,我想至少,我可以保护你。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需要我的保护,但是,我,想保护你。想留在你的身边。”

真是个幸运的女孩子啊。露伴笑了出来。

“脸太近了。”他戳了戳仗助的脑门,将他的脸推开。“不过决心不错。就这么一鼓作气地上吧。”

露伴伸手将仗助推开。“只要想做不还是可以做得很棒的吗。你现在就可以去告白了。”

“……”仗助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干、干嘛…”露伴被他盯得全身发毛。

“啊,没什么…"仗助叹了一口气,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双手握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大叫了一声“唔噢噢噢!!!”

然后就这么砰砰砰地冲出了露伴家。

露伴盯着被仗助关上的家门,叹了一口气。

下次见到那家伙,身边肯定已经跟着自己的女朋友了吧。

露伴的心头总有种说不清的失落感。他摇了摇自己的脑袋。

算了,给自己放个假出国散散心好了。也可以顺便取材。

说走就走,他坐起身,准备回卧室整理衣物出发,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嘟啦啦啦!!!”

接着客厅的大门在今天第二次被轰成了碎片。

熟悉的身影,带着他的替身慢慢地走了进来。

“………你忘了拿东西的话,可以敲门。”露伴像是懒得和仗助理论了一样,转身准备上楼,突然就被仗助拉近了怀里,用双臂紧紧抱着。

“唔……!”不知道要先吐槽他的失常行为还是先担心对方是不是被替身攻击而导致行动怪异,仗助胸前衣服上的拉链装饰硌得露伴的脸生疼。“东方仗助你在干嘛……!?”他想抬起手召出天堂之门,却被仗助和疯狂钻石抱得更紧了。

“露伴!我真的是认真的!!”

“啊!?”露伴只觉得被抱得呼吸困难,而且仗助制服上乱七八糟的装饰戳着自己脸的感觉,真是不太好。

“刚刚的告白是认真的!!!”

“好了我知道你是认真的!既然这么认真还不赶快去和那个女孩子说抱着我干嘛!?”该死的这家伙力气怎么这么大。

“露伴笨蛋!!”仗助带着哭腔喊了出来。“我要告白的人就是你的说!!”

…………咦?

仗助松开了双手,委屈地看着一脸疑惑的露伴,眼泪从他的眼眶里大滴大滴地掉下来。

“为什么你对那么多事情都那么敏感,对我就这么一如既往的迟钝。”

他像个大孩子一样握住露伴的手腕:“还总是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教训我,一点也不公平。”

而露伴则是,整个人,都呆住了。

刚刚,东方仗助说,他喜欢我?要保护我?想一直陪在我的身边?那我从今往后,岂不是要一直看着这个烦人的飞机头了??

露伴越想越远,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脑补到自己与对方生活许久的场景是多么的怪异。

“露伴……?你脸好红……”仗助盯着大脑已经当机的露伴,慢慢的把头凑了过去。

然后他的飞机头戳到了露伴的发带上。

露伴顿时清醒过来:“太近了!!!脸太近了!!!”他用手想要推开仗助的脸。却被仗助顺势抓着轻轻地吻了手心。

鼻涕和眼泪都黏了我一手啊混账。

露伴觉得现在的状况不适合自己思考,干脆闭着眼睛扭过头不看对方。把头往后仰的同时,腰也被对方搂住了。

“露伴你…没有拒绝哦?”

“……闭嘴,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

“那就不要回答好了。”

仗助把他的眼泪和鼻涕,顺带口水,一起糊了露伴一整张脸。

==================================================

“说起来,老师你觉得我当时的告白,成不成功?”小警察一边帮坐在自己怀里的漫画家剥好了橘子,一边将果瓣塞进他的嘴里。

“负分。明明排演的时候表现那么好,怎么临场发挥就成了那副鬼样子了。”漫画家嚼着嘴里的橘子,伸了伸手指,示意对方再来一个。

“还不是因为老师太迟钝了…”小警察又喂了漫画家一瓣,然后把下巴放在了他的头顶。“嘛~反正结果好就好了说,仗助君超开心~”

“哼…鼻涕都没擦干净也敢亲人。”

漫画家觉得小警察没救了。

因为太没救了,所以也只好委屈自己呆在他身边好好地教育他。
不管是现在,还是从今往后。


END




评论(5)
热度(112)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