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智齿痛


今年夏天有点烦躁。

首先是黏腻的天气让每天早上的头发变得异常难梳。学校换了夏季制服,衣服上面的装饰又要重新弄,显得十分的麻烦。

走出家门没有五分钟,铺面而来的热气就能蒸得人如同熟透。

好热。

去买根冰棍吧。

走到便利店吹着冷气慢慢缓过来的时候,看到了有点在意的人。

似乎是在挑着乌龙茶的样子。

但是,自己不太擅长应付那个人啊。

还是躲起来吧。

“让一下。”被那人用“你以为这么大个显眼的发型能躲到哪里去”的眼神瞪了。

但对方并没有多说什么,拿了冰柜里的咖啡后,就径直离开了。

什么嘛,好像陌生人一样。

虽然原本,也不是很熟。

啊,真烦。

那种态度。


生日这天被热醒了,不知怎地,喉咙有点不舒服。

嘴里刷牙的时候带出了点血。

夏天真讨厌,没有食欲。

就连对老妈给自己买的布丁蛋糕也是一样。

放学的时候,看到河堤旁有个熟悉的身影在坐着画画。

被夕阳笼罩着的瘦削的身影,有点让人憧憬。

想要开口,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走开了。


脸颊痛了好几天,和老妈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长了智齿了。

“如果实在是疼得不行,我就带你去拔掉吧。”

用舌头有些费劲地舔了舔那颗牙齿。只有短短小小的一截。

戳出了牙床,所以有些轻微的刺痛。

连唯一觉得好吃的冰棍也没法吃了。

电视上,正在进行着有名漫画家的专访。

“啊啦,这不就是住在我们这的那位…”

听着老妈的碎碎念,无精打采地看着电视里的那人。

衣着光鲜。

摆着一副平时绝对不会看见的,温文尔雅的笑脸。

“是啊…漫画就是我的一切,大概没有什么能比这件事更重要的吧。嗯,对,这两年暂时没有感情方面的打算。”

真没意思。

把电视按掉之后,一样又被老妈斥责了。


似乎是因为智齿的疼痛,有些低烧。

老妈预约了周末的牙医,但是对打麻药还是有点排斥,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傍晚在路上晃悠的时候想着。如果能见到那家伙就好了呢。

就正好看见那人带着相机和写生本从计程车上下来。

“刚回来?”

这么问了之后,又觉得,真是多余的开场白。

但是他却意外地,略带疲倦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散步?”他说。“一起走一段吧。”

路上没能说什么更进一步的话,夏蝉的吱吱叫的声音突然变得不那么烦,虽然热还是挺热的。

今晚怎么那么…温和。这么想着的同时,闻到了对方身上的酒气。

成年人真辛苦。

因为他步伐有些不稳,所以想要上去扶。

手却被拍开了。

“到这边就好了,你家在另一头吧,那再见。”

盯着他的背影,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智齿又开始疼了。


更倒霉的是,牙医说了,智齿还没完全长出牙床,所以暂时也拔不了。

真是的,就不能快点把它弄掉吗。

很痛啊。

想了想很难过。真想要让这份痛苦快点结束。

虽然没什么逻辑,但是还是走向了市郊的那栋别墅。

正好撞见他送一个女孩子出门。

两人很亲密的样子。

然后就,也明白了,对方于自己,也是智齿一般的存在。

毫无用处,很痛,很难受,想要离开,也想要深埋心底。不想就这样让对方剥夺自己仅剩的精力和存在感。

但是又,无可救药的,在意。


眼泪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就噗噜噗噜地,一滴接着一滴掉了下来。

视线模糊到对方站在自己眼前都没能注意到。


“…为什么要站在我家附近哭。”

“小鬼。在想什么呢。”

脸被捏了。还碰到了智齿,更疼了。

“那个是小泉,你也知道的吧,我的编辑。……真是的,为什么要哭。”

就这样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吗,明明是个成年人,情商却低的让人不爽。

“别哭。”

捏着脸的手轻轻拍了拍脸颊。

然后稍显冰凉的嘴唇就贴了上来,接着是舌头。

居然伸了进来。

碰到发炎的牙床,却不会痛。痒痒麻麻的。

脑袋没反应过来之前,也变得更热了。

都怪夏天。

他的嘴,好像麻药。

真是不想离开。

终于,能如愿以偿地将对方抱进怀里了。



评论(1)
热度(70)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