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eat me


岸边露伴自己其实也并不觉得自己是个脾气多好的人,当然性格也不怎么样这点可谓人尽皆知。

他周围的朋友,编辑,甚至是亲人,几乎没有一个人觉得他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

但即使是这样一个人,也是有人能在摒弃了他存在于灵魂中的才华横溢之后,看到他的闪光点。或者说,只是心甘情愿地,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栽进去。

觉得岸边露伴可恨又可爱的,只有他年轻的恋人。而露伴也深谙此道地让自己的性格变得更加无拘无束。

“露伴,晚饭做好了哟。”

岸边露伴手上拿着素描笔,两三笔轻描淡写的就把围着围裙穿着学生制服还留着飞机头——这样怪异又和谐的搭配的少年形象轻轻松松地描摹于纸上。

仗助脸上的表情既害羞又温柔:“老妈好早以前教我做的焗饭,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的说~”

啊。

露伴张开嘴。

很快就有一勺热腾腾的可口的饭落入口中,入口即化。嗯。露伴很满意地想。

“喂我吃东西就这么有趣吗?”他眼角轻瞥了少年一眼。

“露伴你太瘦了,要多吃点的说~”嘴上是这么说,仗助却早早把盛着焗饭的盘子放在一旁,亲昵地凑了过来。

微热的脸颊带着夏日午后阳光暖洋洋的气味在自己的脸颊左右磨蹭,然后仗助便象一只大型犬一样手脚并用地压了上来。

素描本和笔早已连同形同虚设的围裙一起掉在了沙发底下。

仗助的舌头尝起来比他的饭味道还要香甜。

岸边露伴有个坏习惯,就是从不害羞,因此他接吻的时候,绝对不会闭上眼睛。尽管经常被仗助嫌弃这样太没情调,但他却从来不会想要浪费一分一秒可以观察眼前这个少年的时间。

闭上眼睛之后就看不到仗助如同有着星星闪耀着的眼眸,但却可以看见他因为紧张而微微紧闭着的眼帘和上面浓密的睫毛。接吻的时候,仗助总是很紧张,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力道却十分温柔,生怕弄痛了喜欢的人似的。

脸颊也因为害羞和兴奋,浮上了如同草莓一样新鲜可口的绯红。

露伴伸出手,摩挲着仗助脖颈后的肌肤。因为发育良好,仗助的脊背相当强壮。透过制服的布料,仍能感受到肌肤传来的阵阵热度。

“唔…”仗助似乎感受到了露伴手掌的若有若无的爱抚,舒服地哼了两声。

思春期少年的身体和反应总是很诚实,他渴望跟露伴更多的抚触,双手十指相扣之后,仗助开始加深了这个吻。

露伴觉得身上的人更重了一点,仿佛就像是多了一条拼命晃动的狗尾巴的重量。

“————嗯,”露伴听到了唇舌交融中对方在轻轻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就如同对方的食指轻轻地在自己的手心打转一样地,在确认眼前的恋人的存在。

这样甜美过头又黏腻的呼唤,露伴其实并不讨厌。

东方仗助。

在不久之前还只是个令人讨厌的小鬼的存在,而现在,大概就像是嘴里含着的一颗浓度过高的,永远不会融化的酒心巧克力一样。

可口。

不是喜欢,不是爱恋,而是打从心底里觉得眼前的人如此美味,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微微下垂的总是因为害羞而闪躲自己的眼睛也好。

宽大的总是轻轻地握着自己手掌的手也好。

愤怒时大叫,开心时大笑,像现在这样变得软软糯糯的略带沙哑的嗓音也好。

运动之后总是有着如同苹果一样酸甜气息的汗水也好。

好想吃掉他。

这么想着,露伴用牙齿轻轻咬了少年厚厚的嘴唇。

“露伴…好痛的说~”耳边传来了仗助撒娇一样的抱怨。

“嫌痛的话不如不要粘着我啊。”他又轻轻地咬了仗助富有弹性的脸蛋一口。味道果然如同想象中一样香甜。

“唔嗯嗯~”嘴里虽然抱怨着哼了两声,但仗助仍然十分开心地环住了露伴的腰,把头窝在露伴肩窝使劲磨蹭。

“要做吗?”露伴问着仍在撒娇的仗助说。

“先吃吧~”

要做和要吃,到头来指的都是同一件事啊。露伴想着。

反正饭早已经凉了。

也没什么比起眼前的人来得更加美味了。


end


评论(1)
热度(64)
  1. 愛菜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