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仗露仗无差/产出堆放用仓库

【仗露】11题(1)

和机油说好的联文,本来打算一起发的想了想还是先分开发吧^q^因为也不知道我这个拖延症能不能写得完。

看起来很像露仗其实是仗露


看电影

岸边露伴看电影的时候没有什么偏好,基本上都是为了取材。所以当东方仗助站在自家门口有点羞涩地递上两张被捏得皱皱的电影票试图向自己邀约时,他的表情相当平淡。

“——你什么意思?”

“啊——怎么说呢~露伴你一天到晚除了取材就是工作的说,偶尔也跟我出去玩玩嘛。”

“玩什么玩,我又不像你这个不良高中生不务正业,我可是有工作的人,快滚。”

砰,门关上了。

“诶诶——露伴你怎么这样啦!!!”

关上了门依然能听见少年委屈的抗议。

嗤嗤,像个笨蛋一样。

门外的少年又开口了。

“好嘛——之前答应你帮你打扫别墅的那些工钱我可以少一半,跟我去看嘛~”

咔嚓,门开了。

“多干一个月。”

“半个月。”

“三个礼拜。”

“好啦成交啦你很烦啦!!出来玩还这么傲娇。”

“你再说我不去了。”

“………………走啦我等你准备好。”

电影是很没有营养可言的科幻动作片,片中有四分之三的场景都是用电脑合成技术所堆叠而成的,岸边露伴很不解东方仗助叫谁不好非得约自己出来浪费宝贵的两个半小时的青春,转头看见坐在旁边的人嚼着爆米花一脸愚蠢的兴奋表情,肚子里无论有多少槽都已经懒得吐了,只能呆呆地盯着电影屏幕放空。

然后就睡着了。

东方仗助看着旁边撑着额头打瞌睡的岸边露伴心中狂喜。喜形于色。

成功了!!!

千辛万苦把你骗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啊!!

知道露伴对这种消遣时间的大片没有兴趣肯定会睡着才约人出来的思春期少年为着自己这点小聪明而感受到了成就感。

告白那天,除了一句面无表情的“哦,知道了。”就没有下文了。

————所以知道了是答不答应嘛!!

自己还是每天去漫画家家里缠着他间接地想知道答案,但是露伴还是一脸冷淡地指使自己做着做那然后自己画画,似乎什么都没有变。

这样不行。绝对不行。

除非自己主动出击,要不什么都改变不了。

所以,高中生东方仗助就想出了在电影院趁露伴睡着而偷袭的这么个馊主意。至于露伴之后的反应他则自欺欺人的不去做任何想象。


心虚地仔细看着露伴的脸,仗助咽了一口口水。

闭上了眼睛的那张脸没有了平时的刻薄神色显得更加的柔和,睫毛映着荧幕的光将影子投在眼睑下形成了一片温柔的阴影。

鼻梁下的薄薄的嘴唇也……

真……真是GREAT的好看啊。


抱着必死的决心,仗助嘟起嘴唇往那张好看的脸上面慢慢凑了过去。

下一秒,下颚就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

睁开眼睛,就看见露伴睁着眼,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虽然手捏住自己脸的力道可说不上平静。

“你在干嘛。”露伴的语调也很平静。平静得让人感觉像是在下暴风雪的冬天去海边裸泳一样。

说着手上的力道更重了。

“疼疼疼……”仗助眼中泪花翻腾。“露伴都不回应我的告白,我只好自作主张地行动了嘛……”

“我真的很喜欢露伴……的说。”配着电影屏幕里男主人公奋力厮杀惨叫的音效,少年又一次羞涩地告白了。

“所以你刚刚不是想要谋杀我只是想要接吻吗?”露伴松开了自己捏着仗助下颚的手。

“怎么可能会想要谋杀你啦!!”仗助揉着发红的脸,哭笑不得。“接……接吻什么的……露伴你说话好直扌”

还没说出口的话就这样被露伴的嘴唇堵住了。

那两片只会说出狠毒话语的嘴唇尝起来有点凉,但是却意外地柔软。

还……还有一股薄荷的味道。

仗助的脸就像电影里被引爆的飞船一样“轰”地红了起来。

这……这……这个时候……是要把眼睛闭起来的吧?

纯情的仗助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漫画家的舌头趁势伸进了他嘴里,煽情地缠着他的舌头缓缓搅动。

细瘦的双手攀上了他的脖颈,像是安抚一样地轻抚着他的后脑勺。

东方仗助,在一片黑暗并且充斥着爆炸声中的电影院中被动地献出了自己的初吻。


“以后想做什么直接说,别给我扭扭捏捏地搞这些有的没的。”夺走了高中生纯情初吻的漫画家淡定地撂下了话,“你继续看我去趟厕所。”


露伴这是……答应交往的意思吗?高中生坐在座位上,仍然持续着石化。


厕所里,漫画家站在洗脸池前,拼命地用冷水冲洗自己越来越红的脸。

嘴里念念叨叨地骂着什么,完全没有刚刚那一副淡定的样子。

可恶!可恶!可恶的东方仗助!!!!


因为漫画家的初吻也献出去了。


评论(8)
热度(56)

© 岸边家智能树洞型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